俄罗斯老流氓

【绘海】苏武传(划掉)绘里传x

(*/ω\*)突然翻到去年的。。。。。。。
( •̀∀•́ )各种雷点慎入绘海,海鸟

“王。。。真的要这样吗?”年轻的王看着远方的身影,目光幽深,抿了抿唇,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:“或许。。。只有这样,她才会明白吧。。。”

天汉元年,园田海未奉命率众出使匈奴,后手下谋不轨,被绚濑绘里所擒,园田海未恐辱国,以死谢罪,被救,绚濑绘里壮其节,探之。

她第一次见到园田海未,是在汉使帐中。只一瞥,便微微有些吃惊:顺滑的蓝色长发随意地披在两肩,剑眉凤眼,似笑非笑间却又暗透疲惫,薄唇泛白,雪般的白颈之下是裸 露的上身,一道上过药的伤口触目惊心。
“见过王。”故作坚强的声音中淡淡的带着一丝痛苦。
绘里愣了愣,随即摇了摇头:“不必。”又扭头问一旁的巫医:“园田将军的伤。。。如何?”
巫医正欲回答,园田海未却抢先道:“园田已无大碍,谢王多劳心了,若王无他事,便歇息了,王请便吧。”
话毕,便不再多言,躺下歇息了。绚濑绘里的副官正欲发作,绘里却挥了挥手,淡淡地说:“既然你有伤在身,便不再多扰了。。。还有,你以后叫我绘里便是”
帐外,绘里握住冰冷的刀把,转头吩咐道:“记住,不论用什么手段,必须让园田海未归降。”
“是。”
“还有。。。算了,就这样吧。”
语毕,绘里望着天空,众星捧月下的她,显得如此高贵,威严,却又那么孤独。

“王。。。真的要这样吗?”
年轻的王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影,目光幽深。
这些日子,手下什么方法都试过了:威逼,利诱,甚至不惜将其关于暗牢,食水不予,却未能成功劝降,反而让园田海未成为了民众口中所谓的“神人”。
但只有绘里知道,她之所以没有饿死,是因为绘里每晚都派心腹送一碗莲子羹和一个馒头。
无奈,绚濑绘里只能用出最后一个办法:将园田海未流放到北海牧羊,直到公羊乳幼为止。
本想她能知难而退,至少来日方长。但看到她淡漠的眼光和坚决的身姿后,绘里知道,不可能了。无奈君令如山,只能执行。
抿了抿嘴唇,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:“所有人记住,园田海未一日不降,食水一日不予!”
最后望了一眼海未,王转身离去。
或许,只有这样,她才会明白吧。

六年后。
“海未,今日又劳你费心了。”一位清秀的亚麻色发王爷坐于大帐之中,对一旁正矫正弓弩的园田海未说道,眼中尽是温柔。
“王爷您多言了,海未为王爷织网檠弓,已是大幸,更何况。。。海未心已归君,又何谈费心呢?”
“哈哈,海未说了多少遍了要叫我小鸟,今晚来我寝帐,我们不醉不归!”
“是,小鸟。”海未微微一笑,手上的动作未停,幸福却溢于言表。
或许,这样的日子,过一生又有何不可呢?
有人说,世界上最让人心颤的是命运,最让人着迷与期待的,也是命运。
三年后,病危的小鸟躺在床上,当年英姿不再。
一阵猛烈的咳嗽后,小鸟握住早已泪痕满面的海未的手,虚弱地说:“海未。。。其实,我知道。。。咳。。。姐姐她对你。。。的心意。。。咳咳。。我只是爱你。。只是爱你。。。你要活下去。。。还是请你。。忘了我。。。”
天边星落,月残云淡,园田海未只能将小鸟那双秀美的手紧紧拥着,她想说,她也爱她,很爱很爱。
远方,绚濑绘里将酒一饮而尽,苦笑,却明白,这场与妹妹之间的战斗,以妹妹的去世,永远的败了。。。

十几年后,由于武帝的谈判与交涉,园田海未得以归乡。
在一片“英雄”的赞叹声中,海未却只淡漠而望。无光的双眼,多久没有笑意了?
没有人知道。
也没有人知道,其实绚濑绘里会答应归放园田海未,是想让她幸福。
她用毒酒杀死了妹妹,她不想再夺走园田海未最后的期望与向往。
她只是爱她,只是爱她。
很爱,很爱。

存个脑洞。。。绘希预定√

【这是个坑,慎入】2

“你们就准备这么睡上一晚上么?”一个温怒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

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司机欧吉桑正站在我面前

“哦......”我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推着靠在我身上睡的正香的沙耶加,“沙耶加~起床了~”

没有反应
“沙耶加~起床了~”我又叫了一声
还是没有反应

睡得这么死你是猪吗!也没你这样的猪啊!!

回头一看,司机欧吉桑已经是满脸的黑线了

为了不妨碍司机欧吉桑的工作(?),我做出了一生以来最大的一个决定

弯下腰,一只手扶着沙耶加的背,另一只手抱着她的腿弯,以一个标准的公主抱姿势把她抱下了车

心里不禁庆幸还好自己怀里的这只蓝毛不是猪

“唔......”沙耶加“似乎”还没察觉到我那过大的动作,她还要睡到什么时候啊!

手好酸啊,难道就准备一直这么站着么?这是哪啊?

“呐,沙耶加......你家在哪?”一句问了也白问的话
“.......”
“你不说的话......那就去我家吧......”
“嗯......”

——她答应了吗......

“这就等于你默认了?”
“嗯......”

——是的,她应该是答应了
——这么傻愣着和一个睡着的人说话有用吗??

直接无视掉与睡梦中的沙耶加的白痴对话,看看周围的路牌。

——附近应该......有路牌的吧......

不出我所料,马路对面的便利店前有一个站牌状的东西,就是了吧......

我就这么抱着沙耶加,走到了便利店前。

等......等等,便利店里的那个粉发女孩以及一直在对着粉发女孩发花痴的黑长直,怎么越看越像自己的朋友馒头卡和吼姆啦

还是多远点好了,要是被她们看到我这么晚了还抱着沙耶加,以公主抱的姿势出现在她们面前,可要被她们笑上好几个星期了

转身!马上走!

“咦?焰酱!快看!是杏子和沙耶加呀!”耳旁传来小圆的声音。

糟了,来不及了......就破罐子破摔吧!

“呀!你们也在这啊!”我缓缓地转过身,勉强的挤出一个微笑。

“杏子,所说不应不随便管他人的癖好,但的你也不要在大街上明目张胆的抱着一个‘可爱’的未成年少女到处走来走去,不然......”焰一边撩着头发一边用她那第101号表情加304号语言喋喋不休的对我说着,一旁的小圆也不停地点头。

要我什么事都顺着你,我又不是你亲妈!当然这句话我是不敢当面对她说的

“先不管这么多,小圆,沙耶加睡着了,可不可以......”
看着焰带着威胁的眼神似乎在说“不要妨碍我们!”,我把后话都硬吞回了肚子里。

“抱歉啊......杏子酱!今天焰酱要来我家,于是没有空的房间了......”小圆一副无奈的神情“要不把她带到你家吧!”并富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

“哦......”等......这是怎么回事,我怎么就答应她们了?
我脑子是被丘比拱了吗??
================
好吧,我承认我难产了
(*/ω\*)其实这只是把初三时码的一字不漏的复制粘贴过来而已。。。

【是个坑,慎入】1

我要逃离这里,回去!

这声音在我心底不断地溢出,吸收,再溢出……

这个繁琐的城市,那些恶俗的的声音,让我渐渐停止了前进的步伐,我讨厌它们,那是大自然无法承受的超声波。然后我就爱上了坐公车,让双脚停息下来。坐在座位上,挺直腰杆。我可以瞻望远方的十字路口,可以看到向后奔跑的常青树,还有在春季已经开败的樱花。偶尔会有几瓣花被风吹进车里,零散的旋转,再下沉。在这停顿的时空瞬间,无法压抑内心的黑白。

一个苍发女孩出现在车门前,单薄的身体,随风摇摇晃晃。

她抬头望了一眼车内,一张苍白的脸颊把一切色彩都吞噬。我轻轻一颤,那张整天微笑的脸,为何如今这般样子。哪个如此坚强的灵魂,怎么……

她径直走来,轻声打了招呼便坐在我旁边。

“我们为什么要走的那么快。”

声音很轻,轻得连一丝震动都没有,与其说是疑问句倒不如说是陈述句。

我抿着嘴笑笑,闭上眼,然后沉默……

“呐,杏子......麻美她......背叛了我呢......”一滴泪水从她的脸上滑过,是那么的凄美,是那么的令人心酸。

我站起来,用手轻轻的擦去她脸上的泪水,双手搭在她的肩上,低下头,温柔又的在她耳边呢喃着。

我绝对不允许别人把你弄哭,因为,我可是我家沙耶加公主大人的骑士啊......

我丝毫没有发现刚才的动作是多么的暖昧,倒是沙耶加,脸上不知什么时候飞来了两片绯红。
“噗.......”她破涕为笑,苍白的脸上勉强的挤出几丝笑容,真是个笨蛋呢,“什么公主骑士的,我只是美树沙耶加而已,但你却是佐仓杏子。”两人相视一笑,我坐回座位,又是一片寂静。。。。

良久,肩上传来重物的感觉,我转头满脸疑惑的看向沙耶加,但唯一看到的只有那抹另我魂牵梦绕的蓝色。

——肩借我靠一下.....

——哦.......

说着,我也将头倾向了她那边,一只手搂着她的肩,轻

轻地闭上了眼.......

分歧也好......

隔阂也好......

绝望也好......

离别也好......

就让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吧.......

【练手杂文】2

在预示着死亡的万雷不停下落的不夜城外,头也不回地死命奔跑着的红蓝两人

被魔女所囚禁的两位少女,利用监视的间隙成功逃脱出了那万恶之渊

就像是对一起被困的同伴见死不救得一般逃脱了出来,但是,她们相信,总有一天会有回来救同伴的机会,然而,这或许也只是她们单方面怎么认为罢了

[喂,蓝毛笨蛋,不要回头,一直往前跑!]

即便都到了这个时候了,佐仓杏子还是不忘吐槽一句,但语气中也不乏对友人——嗯,或许是友人——对友人的关心

[知、知道了。。]明白这是那个红毛笨蛋对自己的特别的关心方式,美树沙耶加也并没有和她继续争论“到底谁才是笨蛋”这一问题(沙耶加:当然要让着自己老婆!

——本以为已经屈服了的心,竟仍然还在鼓舞着自己

——我不是孤身一人…我们是彼此身边的存在

[我们两人逃走,留下的同伴们会受到多么残酷的待遇。。]沉默,两人都很默契的选择了沉默

仅仅是想象都令人感到恐惧,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去思考。。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月光的色彩,侵染着这虚伪之物的夜晚

再赶几个彻夜的就能回到那条熟悉的街,也没有能回去的地方

——家人已经不在

这是已经知道的事实

[那么。。我们还有什么回去的必要?]

刺入内心的话语,两个都是哑口无言

知道连被从前的人遇到都不允许,否则会被带到魔女身边,连悠闲地入眠都无法做到…

自由在空虚中被划去。。

面对油然而生的悲伤与痛楚,忍住几近崩溃而出的泪水,所见到的繁星,宛如即将坠落的流星般比起往常更加耀眼

无止境的悲伤与痛楚,宛如潮水般侵袭着直到黎明,正因是更胜以往的灼热情感,将两人都一切都土崩瓦解

——是否该就此沉眠,月光终会变得皎洁

迈入沉睡的梦乡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没有能够逃离到异国所需金钱的两人,就算是逃离此地,也无法得到瞬间的安宁

身上被烙下的是永远成为她们枷锁的魔女的烙印,若是被人看见,想必会马上被送到魔女的身边

[站起来吧,为了还被困在魔女塔中等待被拯救的同伴们!]

——只有这份信念不能失去

两人对着伤痛,凝视着这夜空起誓

[呐,你的脸色很差啊]

[你才是,脸都青了]

[但是啊,我们不能这么一直恐惧下去]

[真是的,知道了]

——发誓了要拯救同伴的真切的决意,绝对不能让这自由仅此一个夜晚…

两人凝视着天空,一瞬间的决意,也会是一瞬间就消失的东西。。

【杂文练手】1


其实只是把少女病-《残响レギオン》(c79)中《深红のエヴェイユ》歌词打上来而已(手动滑稽
(*°∀°)=3突然就想代入进小圆试试什么的(虽然现在早就忘光了)
m(_ _)m 另外十分感谢大大的指出

分别掌管希望与绝望的两束光线

在这世上绝不可能等同洒落的光之雨

寂寞的响声成为水纹

笼罩了天空的血红月光的残光

不知不觉中化为残响

这就是在许多哀叹中被编织的

某位为人们所唾弃的魔女的故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1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谁来救救我~~~”

在悲鸣中洒落的深红雨帘中,浮现着魔女的身影

过腻了平凡的每一天的魔女,她的嗜好是残忍的疯狂

神的托付被不逊、不变,被那不灭的混沌吞

只有被冰冷的死亡支配的炼狱

“啊——无所事事”她舔舐着沾血的手指,她冷笑着,践踏着已不动弹的玩具

现在在这毫无秩序堕落的城堡中,没有燃起反叛狼烟的愚蠢之徒

人们向魔女屈膝的同时诅咒着神

人们歌词着的,是赞美的哀叹

一边遥望着煽动起的战争,一边优雅地进食

这也很快感到了无聊

将宠物蛇与少女放入黑暗狭窄的仓库中,将他们封闭的游戏也感到了腻味

“啊。。无论是什么,令人愉快的仅在最初”她毫不掩饰自己烦恼地挥舞过匕首

“看吧,瞬间的夜幕就在这诞生了。。”她将不详的故事留着最初的生命中

魔女沉浸在新的游戏里,想象着结局,颤抖着身子笑了

[画好了,通向不愉快结局的愉快的轨迹。。]

她接受着肮脏的狂信者们的祈祷,用残酷无情的魔法让血红之光笼罩

在血的默示录里刻下终结的觉醒,静静地幻想着游戏的开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不以人的情愿被打开的棺木

那是渐渐被消耗的噩梦的断章

被践踏的羁绊的故事

“若是不知道的话,就让我来告诉你吧,什么才是真正的终结之章。。”魔女的身影又消失在雨幕之中

【片段】1

“好不甘心啊。。。竟然都到了这个时候却不能为海未报仇”小鸟望着前方的一片黑暗瘫坐在地上

“抱歉了海未酱,一个人的地方一定很寂寞吧,可以的哦,海未酱,就让我来陪你吧!”

身后那熟悉的身影压下一片黑影“没事的哦,抱歉了小鸟酱,为了咱的绘里亲,只能让你去陪海未酱了”

“。。如果绘里发现了你的所做所为,你认为她会再接受你吗?”小鸟那近乎撕扯的声线使得希不由得震颤

但转而她又恢复了原样,像是要剪断自己的迷茫一般的挥起了手中沾满鲜血的剪刀“咱啊,是绝对不会让绘里亲发现这样的事的哟~”近乎病态的声音中却有着不一般的自信

——是啊,咱的绘里亲是不会怀疑咱的

——那个聪明又可爱的小绘里怎么会怀疑咱呢

其实不是对自己的自信,而是对自己恋人的绝对的信任吧